有很长的一段旅行,是当我踏上由重庆发往昆明的那趟火车,在云南停留的那十年。

在这十年间,几乎每年我会数次往返于重庆和云南之间,通常我都坐比较经济的火车。为了缓解晕车,我总是喜欢把侧脸贴在车窗上,在白日里,一路望向窗外,身体被挤在这令人憋闷的狭小车厢里,似乎只能用眼睛来大口呼吸。那车窗外的景色,也从未看厌过。这趟火车途径的大站是遵义、贵阳和六盘水。下午2点左右从重庆菜园坝火车站发车,经过遵义或贵阳时,天黑下来了,车窗外却很光亮,可以看到立在铁路两旁的隔离带之外,街灯明亮,街上人车往来,嘈杂的喧嚣隔着车窗也能听见,放佛还能闻到空气中飘着的烧烤的烟和羊肉米线中辣椒面味道。列车在这个站停留的时间只有十分钟,可就是短短的十分钟,也足以让那些因久坐而感身体僵直的旅客走下车厢,到站台上舒展筋骨,抽一支烟,或者买一些站台上售卖的小食品。第一次坐火车,我既不知道火车会在哪里停,也不知道会停留多久,生怕下了车便找不到上车的门。于是我老老实实地坐在车上,虽然自己带了方便面,但是看到站台上有人叫卖着小推车上还冒着热气的煮玉米、茶叶蛋和卤鸡腿等食物,还是忍不住想买一些。要是放在平常日子里,这些东西没有多大可能打动我,可对于现在待在列车上的我,这些东西已然成为一种美味似的。我在心里告诉自己,我并不是想要买那些食物,只是想要活动一下四肢罢了。

当大家吃完晚餐,车厢渐渐比白天安静了许多。

未完待续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8 月 21 日 02 : 07 AM